專注于睡眠呼吸領域相關診斷、治療產品的研發 400-0505-261 中文 | EN

文章分類

2016年,這七項政策牽動互聯網醫療企業的心 2016-02-25 17:16:00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:
在互聯網醫療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時,充滿了不確定性的宏觀政策成為懸在創業者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也正是這種未知,讓互聯網醫療領域的創業充滿了風險和刺激。2016年,哪些政策在牽動著從業者的心?小編做了一個小盤點:

一、醫藥分開,取消醫院藥品加成

政策解釋:醫治和用藥分開,改變醫院以藥品收入為主的現狀,取消醫院藥品加成,與此同時,提高醫生的醫療服務價格。

嘗試案例:2012年7月1日起,北京友誼醫院、朝陽醫院、同仁醫院、天壇醫院、積水潭醫院5家市屬醫院分三批實施醫藥分開,取消藥品加成、掛號費和診療費,設立醫事服務費。
2016年2月26日,北京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在工作報告中提出,今年內北京市將在全市范圍內全面推開醫藥分開。這意味著,除市屬醫院外,中央、部隊及企業下屬的公立醫院也將進行改革,借鑒上述5家試點醫院的經驗,調整醫療服務價格,實行藥品零加成。

對互聯網醫療的影響
網上藥店有可能成為一個重要的受益方。醫藥分開意味著,藥品的流通渠道將從醫院轉移到藥店。商務部的一項調研報告數據顯示,在中國,藥品銷售80%集中在醫院,僅有20%在零售市場。而在發達國家,80%的藥物流通渠道都在藥店。
因此,醫藥分開對零售藥店來講將是重大利好,其中當然也包括網上藥店。不過,這一利好還需要有電子處方、網售處方藥等政策的配合。

二、分級診療

政策解釋:按照疾病的輕、重、緩、急及治療的難易程度進行分級,不同級別的醫療機構承擔不同疾病的治療,實現基層首診和雙向轉診。主要是為了緩解大醫院“看病難”的問題,實現醫院資源的合理配置。

嘗試案例:目前已經有28個省份,1000多個縣市區開展了分級診療試點。今年3月5日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,2015年已經在70%左右的地市開展分級診療試點。
騰訊投資的微醫集團也在做分級診療的嘗試,讓時間不夠用的專家或知名醫生,與“有能力、有時間”的普通專業醫生及基層醫生,定期交流學術、傳授經驗,進而把“大醫生、大專家”的經驗,甚至轉診資源和會診能力等轉給基層醫生,借此提升基層醫療的服務能力,實現分級診療。

對互聯網醫療的影響:
分級診療帶來了醫療市場利益重新分配的機會,讓微醫集團這樣的互聯網企業能夠搭建起分級診療平臺,緩解大醫院的診療壓力。不過更大程度上,是互聯網醫療企業在反向推動分級診療的實現和完善。

三、取消醫生加號
政策解釋:指醫院統一號源管理,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條

嘗試案例:今年年初,北京市衛生計生委組織有關單位共同推出構建公平有序就醫秩序、打擊“號販子”的八條措施。其中強調落實“實名制”掛號,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條等。緊接著,四川華西醫院宣布從3月7日起,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和現場加號。

對互聯網醫療的影響:
整體上,取消醫生個人加號條是打擊“號販子”的重要舉措。但對于一些以在線掛號、加號類的平臺來講,業務會受到一定影響,尤其與醫生個人合作加號的商業機構,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四、電子處方

政策解釋:醫生開具處方后,通過網絡傳輸至藥房,經藥學專業技術人員審核、調配、核對、計費,并作為藥房發藥和醫療用藥的醫療電子文書。2015年7月,國務院辦公廳正式發布《關于積極推進“互聯網+”行動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要積極探索互聯網延伸醫囑、電子處方等網絡醫療健康服務應用。

嘗試案例:2015年12月10日,“烏鎮互聯網醫院”開出一張電子處方,號稱“中國第一電子處方”,引起一時轟動,也讓外界對網售處方藥政策有了更多期待。
阿里巴巴與武漢市中心醫院合作的“網絡醫院”也正在進行電子處方的嘗試。患者在網上完成掛號、病例資料上傳,通過視頻與醫生對話、問診,醫生開出電子處方,患者在家就可以收到藥品和發票。

對互聯網醫療企業的影響:
電子處方的應用,是遠程診療、網售處方藥的前提,重要性你懂的。

五、網售處方藥
政策解釋:指通過互聯網渠道銷售處方藥。2014年5月,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布了《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,其中第八條提到了允許互聯網藥品經營者憑處方銷售處方藥。在之后一年多的時間里,鼓勵網售處方藥的相關政策和意見也頻頻出臺,但是處方藥的網上銷售依然未有突破性進展。

嘗試案例:2016年2月,湖北省食藥監局批準九州通旗下電商的子公司“好藥師”可以試點對武漢市中心醫院門診藥房部分藥品進行遠程銷售配送,并準予好藥師在互聯網上結算相關費用。具體的流程是,醫生開具處方,傳到好藥師系統,然后好藥師給患者配送到家。

對互聯網醫療企業的影響
對醫藥電商來說,能否開放處方藥銷售將會是天壤之別。相關數據顯示,2014年非處方藥物的市場規模為1783億元,而全年藥品流通行業銷售總額逾1.3萬億元,處方藥銷售占據了藥品市場的絕大部分份額,一旦放開處方藥銷售的話,醫藥電商則必將迎來井噴發展。

六、互聯網醫保支付

政策解釋:指患者在互聯網渠道接受醫療服務后,可以通過醫保賬戶結算、劃款。受限于醫保的地區差異、互聯網平臺與醫院的財務系統對接等問題,醫保在互聯網渠道的應用還沒有放開。

嘗試案例:主要有直接醫保支付和“先自費,再報銷”兩種解決方案。
一、2015年1月,浙江海寧的老百姓大藥房首吃螃蟹,支持消費者網購刷醫保。支付的過程很有科技范兒,消費者線上選購藥品,選擇醫保支付,然后將進入一個人臉識別環節,通過電腦攝像頭拍照,系統將對該照片與用戶的醫保卡照片進行對比驗證,驗證通過后方可成功扣款。
如果說老百姓大藥房的純屬線上支付,那么沈陽地區的醫保網購嘗試則偏“線下”。2015年4月,沈陽開通醫保網上便民購藥服務平臺“成大方圓”,參保人員可以選擇貨到付款,然后通過移動POS機刷社會保障卡結算。
二、2016年年初,大連市第三人民醫院開通支付寶結算診療費,其中包含了醫保結算。患者先通過支付寶結算所有診療費,然后到門診指定窗口使用醫保卡進行醫保結算,結算后將醫保結算報銷的金額返回支付寶賬戶。

對互聯網醫療的影響:
提高互聯網醫療平臺的用戶積極性。

七、醫師自由執業、多點執業

政策解釋:自由執業,是指獲得執業資格的醫生可以自主選擇執業方式和執業機構,有選擇“個體行醫、合伙行醫或者受聘于醫院行醫”的自由,讓醫生從“單位人”變成“自由人”。
多點執業,是指符合條件的執業醫師經衛生行政部門注冊后,受聘在兩個以上醫療機構執業。

嘗試案例:從2010年1月1日起,廣東省開始試行醫師多點執業,凡是具有副高職稱且在該技術職務上連續工作2年以上的執業醫師,可以申請最多3個執業地點多點執業。但似乎這一政策對醫生的執業情況并沒帶來太大改變,醫生對多點執業的響應并不積極。
2014年12月,鄧開伯教授在北京慈誠醫療開設工作室,試行醫師多點執業,引起業界轟動。近年來,國內已經先后出現了超過30個“醫生集團”(如張強醫生集團、萬峰醫生集團、中歐醫生集團、微醫集團等),成為一些醫生的自由執業選擇。

對互聯網醫療的影響:
是很多互聯網醫療企業來說,醫生的自由執業是基本前提,尤其很多涉及醫患互動的平臺,醫生的行為權限、收入等都將受到政策牽制。一旦醫生自由執業政策放開,將有越來越多的平臺服務與醫生個人品牌,而非醫院。
 
收縮
财富手提箱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