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注于睡眠呼吸領域相關診斷、治療產品的研發 400-0505-261 中文 | EN

文章分類

打呼嚕治療的新曙光經皮頦下電刺激療法 2016-07-07 14:56:40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:

對于那些不能耐受標準療法的輕中度阻塞性睡眠呼吸障礙(OSA)的患者而言,近期的一項研究將為他們帶來福音--該研究發現一種植入式神經刺激裝置可以改善他們的病情。

 

日前,在美國丹佛舉辦的“SLEEP 2016--第30屆睡眠相關專業團體有限責任公司年會”上,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睡眠中心副主任理查德·施瓦布博士作為第一作者在會上發表了他們的研究成果。

 

據估計,美國約有超過1800萬成人患有OSA,男性較女性患病風險更高。本病的發生主要由于睡眠狀態下咽喉后壁肌肉塌陷,咽腔關閉從而阻塞呼吸氣流。這將導致呼吸暫停超過10秒鐘,且反復發生。據國家睡眠基金會介紹,OSA可導致睡眠中斷和低氧血癥,從而增加精神和記憶問題、高血壓和心臟病的風險。

 

OSA的一線治療為持續性氣道正壓通氣(CPAP)。CPAP須患者在睡眠時使用罩于其鼻/口之上的面罩,從而通過提供一個持續的氣流來避免呼吸暫停。盡管這對于大多數OSA患者來說是一項有效的治療措施,然而一些病人總是無法有效配合治療,因此尋找一種有效的替代治療手段十分必要。

 

在此項最新的研究中,施瓦布博士和她的同事們將會展示一種叫做“舌下神經刺激”的療法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。

 

什么是舌下神經刺激療法(HGNS)?

 

HGNS是指對患者調控舌體運動的舌下神經施以輕刺激,從而在睡眠期間擴大上氣道,改善氣流受限。

 

該項技術包含一個靠電池供電的裝置。該裝置由呼吸感受器、脈沖發生器和一段刺激導聯組成,可對患者的呼吸模式進行監控,在呼吸暫停期間做出反應,對舌下神經發出刺激。

 

之前一項“減少呼吸暫停的刺激療法”(STAR)試驗發現,HGNS可使OSA患者呼吸暫停次數減少78%,并減少了80%的低氧血癥事件。該研究還發現在裝置被植入體內3年后這些數據依然得以保持。這些結果使得美國FDA最終在2014年將HGNS批準用于無法配合CPAP的OSA患者。

 

然而,施瓦布博士和他的同事們發現STAR試驗是在特定條件下實施的。那么,HGNS在真實世界研究中是否同樣有效?這才是他們的團隊要解決的問題。

 

HGNS減少了84%的呼吸暫停

 

在他們的研究中,研究者分析了2015年1月至2016年3月就診于賓夕法尼亞大學、符合HGNS裝置適應癥的20例OSA患者的臨床結局。

 

他們特別評估了每位患者在植入裝置前后的OSA嚴重程度,選用的指標為呼吸暫停-低通氣指數(AHI),AHI可反應睡眠期間呼吸暫停次數。他們還評估了植入裝置前后患者夜間血氧水平。

 

研究者發現在HGNS裝置植入后,OSA患者每小時呼吸暫停次數平均減少35次,即下降了84%.

 

此外,他們還發現與血氧含量最低的患者相比,HGNS裝置可使血氧水平升高11%。

 

基于以上研究結果,研究者們認為HGNS是那些不能配合CPAP的OSA患者一種有效的替代治療措施。

 

施瓦布博士說:“由于睡眠呼吸暫停可導致高血壓、心臟病發作、中風和其它一些嚴重的健康問題,尋找一種可以替代CPAP的有效治療裝置對睡眠呼吸暫停患者而言是至關重要的。OSA的治療措施并非十全十美,但我們的初步證據顯示舌下神經刺激療法對不能配合CPAP的OSA患者是非常有效的。”

 

 

 

HGNS的原理與步驟

 

舌下神經支配的舌部肌群中涉及本病的主要有兩個:舌內肌和頦舌肌。當舌下神經受到刺激,舌體即可發生相應運動,此為HGNS治療基礎之一。OSA患者上氣道擴張肌電活動水平降低,肌肉活動衰弱,增加上氣道擴張肌尤其是頦舌肌的張力可從功能上恢復上氣道氣流,此為HGNS治療理論基礎之二。

 

HGNS系統將感受器放置于第四肋間區域肋間內外肌之間的隧道里,脈沖發生器放置于鎖骨下窩皮下,刺激電極放置于神經主干及主要分支處。感受器監測呼吸運動,脈沖發生器根據感受器的信號預測吸氣的起始時間,在前一呼吸周期末尾至后一周期呼吸起始之間發放刺激脈沖。

 

STAR試驗

 

STAR試驗是一個多中心、前瞻性、單組隊列研究,研究對象為無法配合CPAP治療的輕中度OSA患者。該試驗將上氣道刺激裝置植入受試者體內,在12個月后將呼吸暫停低通氣指數(AHI)和氧減飽和指數(ODI)變化作為主要研究終點。結果: 12個月時,受試者平均AHI從29.3次/小時降至9.0次/小時,下降幅度為68%.ODI則從25.4次/小時降至7.4次/小時,下降幅度為70%.結論:在該項非對照隊列研究中,上氣道刺激裝置可顯著改善用于評價OSA患者嚴重性的主、客觀測量指標。

 

參考文獻:

1. 楊騰飛, 金曉杰。 舌下神經刺激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[J]中華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志, 2012,47(8): 698-700.

2. Patrick J. Strollo, et al. Upper-Airway Stimulation for Obstructive Sleep Apnea[J] N Engl J Med 2014; 370:139-149

而如今正如上述,鄭州雅晨生物科技唯一慶幸的是我們走在了世界前沿,我們的路是對的,經皮電刺激療法被我們研發出來,我們會給患者帶來更大的曙光

收縮
财富手提箱电子